行业观察

翟学魂:极度成本竞争阶段,G7迎来哪些求变?

2019/12/02

转自:中国储运

当G7历经多年的发展进行了新的尝试,走到了一个新的广度之际,翟学魂作为G7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他总是拥有更为深远的愿景。

2019年,翟学魂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推动与实现“车辆安全与保险”的完美结合。这一年里,G7和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合作,以物联网之力,挽救司机生命,改变了保险行业成本结构。

“过去一年,G7是全世界第一个把物联网与货车保险结合起来的企业,挽救了100多人的生命,让货车保险的赔付率出现了明显的下降。”翟学魂认为,“物联网+保险”这一创新模式在“救人”这件事上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未来两三年内所有货车安全与保险都将物联网化。

近日,在第十七届中国物流企业家年会上,中国储运杂志记者对翟学魂进行了采访,听他如何来诠释深耕于车载系统的技术型企业向服务转型之路。本文也试图回答近几年在科技的变革与引领下,在行业成本控制的步步紧逼之下,科技型企业如何来实现自身价值。

物联网即安全

采访的开始,翟学魂告诉记者一个已被证明的事实:“物联网即安全,不仅仅能挽救司机生命,而且正在悄悄击穿保险业的成本结构。”

翟学魂看来,经济下行时期,物流行业经营变得非常困难,大家正在试图通过科技手段提升效率,这在物流保险企业、物流后市场服务企业、物流园区上体现尤为明显。

“每个车队规模达到一定量以后,必须要拥有一套车队管理系统,车队管理系统到底管什么呢?一是安全、二是成本。安全本身就是车队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安全也是成本的一个重要保障。”翟学魂说。

那技术对于安全的保障又是如何演变成一项专项的服务业务呢?

翟学魂透露说:“2017年,一些新技术的产生使得基于安全的管理更加有抓手。”实际上,2017年以前,对安全的管理只是局限于监测车是否超速、踩刹车的次数等基本情况。2017年开始,人脸识别等AI视觉识别技术发展起来,视觉识别技术一方面能够识别前方有没有障碍物和障碍物的具体信息,另一方面能够捕捉到司机的面部表情以及相关状态。

AI视觉识别技术的出现,推动了G7车载系统的全面升级。对此,翟学魂的感触是:“大一点的车队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个安全管理系统能够避免追尾事件的发生,因为造成司机死亡的原因大部分是追尾所导致的。”

在市场对系统认同的推动之下,2017年到2018年两年时间里包括快递企业在内的大的车队基本都装上了这套系统。“和大的车队拥有严格的管理体系不同的是,大多数个体司机作为一个庞大的群体并没有专门的人来管理安全,这就意味着再好的系统在这个群体里没人看见,也就起不到作用,于是G7就成立了专门针对这个客户群体的安全管理服务中心,替那些小的客户去实现安全管理。”翟学魂说道。

G7提升安全服务能力的过程也意味着一种全新的服务模式出现了,把完全由车队进行管理的模式被改变成由G7通过科技赋能车队的安全监管工作,并进行处理。

安全服务无需高额成本

翟学魂说:“也许生活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现实的多,因为我们发现一些小客户买不起G7的服务,‘安全设备+运营服务’一年几千元,对于有些个体车辆拥有者来讲也是很贵的。”

“2019年我们将业务模式进一步升级,用互联网的方式与保险结合在一起后,车队就不需要按照原本的价格支付安全服务费,因为我们可以与保险公司分享因安全科技降低风险而产生的经济效益。我们的商业模式就这样悄然发生了变化,今年我们把模式变成了‘车辆安全+保险服务’的安全管理模式。”翟学魂介绍说。

目前G7直接为数万台卡车提供安全服务,对于平台上的车辆,每分每秒都需要对其安全进行监控和处理,如何来实现呢?

对此,翟学魂解释说:“比如,当平台上的数据显示高风险车辆数达1443台时,我们的具体措施包括AI干预和人工干预,此时安全管理中心的几百名人员便要参与对这些车辆的风险干预工作。”

2019年翟学魂最自豪的事情,就是用这样的办法至少挽救了100条人命(根据与行业普遍概率对比得出)。

不断拓宽的边界

我们都知道,G7是一家物流与科技结合的公司。近年来,随着G7的发展壮大,其业务范围也在不断拓宽。

翟学魂说,“G7把物流看成包括司机、车辆、油、保险在内的生产要素,这些都是物流的生产要素,我们的任务是把所有的生产要素物联网化,把生产要素数字化,以降低成本。”

技术是当下提升效益的重要工具。在翟学魂看来,当前的经济下行使得物流企业变得非常困难,大家只有想尽一切办法通过科技提升效益。以快递、快运市场为例,这个市场无疑已经进入极度成本竞争的阶段。百世快递信息显示:义乌发全国的包裹平均1.2元每件,在一个包裹包邮15元的情况下,涉及快递的仅剩1.2元,其中快递的利润只有几分钱。“这意味着物流企业的成本竞争非常激烈,物流各个细分领域都已经到了极度的成本竞争阶段,未来的这种竞争将会更加残酷。”翟学魂说。

过去10年,电商物流的发展使得快递、快运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效率,所以才能有这么低的成本。因此在进入低成本时代的同时,也意味着物流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极高的效率阶段。“2019年垮掉的企业,本质上是折在成本控制和效率上,极低的成本和极高的效率成为了这个领域本年度物流企业最具竞争力的两个最大的亮点。”翟学魂说。

继续阅读

从物流到煤炭 G7智慧物联版图显现

G7:5G下的物联网将成为产业基础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