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观察数字货运数字货舱

鄂尔多斯煤炭物流迎数字化转型,全自动过磅、装卸煤耗时压缩95%

2021/04/19

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三同圆集运站,一辆载满煤炭的货车正经过无人值守的数字化磅房,全程过磅时间约10秒。10秒中,磅房的数字化系统已完成了自动称重、自动结算、货物数据自动回传,而司机全程无需下车。

距磅房直线距离五六百米处,一列火车正驶过鄂尔多斯运煤专线包神铁路的巴图塔站台。

三同圆煤炭集运站总工程师史震中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巴图塔站台一年的运煤量是3800万吨,无人值守磅房将单车过磅时间由原来的3分钟缩短到10秒,集运站装卸货由每天300辆车提升至900辆,吞吐量提升了3倍。

“这么大的运转中心,包括智能磅房在内的多个环节实现了无人操作,我们这边算上厨师和行政人员等也只有20人,就可以搞定全部运营工作。”史震中说。

一直以来,物流费用是煤炭行业的第一成本要素。统计数据显示,煤炭物流费用已经占到煤炭价格的1/3以上,个别地区甚至达到50%。

“目前,整个煤炭行业的运物流运输费用大概是2800亿。提升煤炭运输效率、降低煤炭物流运输成本刻不容缓。”煤炭行业分析专家赵晓丽表示。

鄂尔多斯是内蒙古产煤大市,每年煤炭的生产运输量将近7亿吨,其中公路运输达到4亿吨,有4条运煤专线经过,分别是朔黄线、大秦线、蒙冀线和浩吉铁路。一个年产量4000万吨左右的煤矿,大约需要2000-3000辆重卡汽车来为其进行运输工作。

在鄂尔多斯,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货车司机,每天在煤矿和发运站之间往返。据内蒙古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内蒙古自治区69家网络货运企业中鄂尔多斯占到60%以上,有39家。2020年,鄂尔多斯60%以上的物流企业接入了智慧物流平台。

智慧物流,即通过智能软硬件、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实现物流各环节精细化、动态化、可视化管理,提高物流系统智能化分析决策和自动化操作执行能力,从而提升物流运作效率的物流模式。具体到煤炭领域,就是依托煤炭行业大数据平台,建立煤炭产运需各方信息畅通机制,推进煤矿生产安排、储运物流等环节的畅通衔接。物联网科技企业G7是三同圆集运站无人磅房系统的技术供应方。

“鄂尔多斯地区正常在开采的煤矿大约有350个左右,整个鄂尔多斯地区煤炭物流的体量大概在220亿元左右。但鄂尔多斯地区整体的智能化和智能化水平,应该是处于一个中等的水平,还有很大空间可以继续优化。”赵晓丽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赵晓丽认为,智慧化物流的核心效用就是能够提高整个煤炭产业链供应链的效率问题,智能调度能够大大降低煤炭运输成本。

“现在煤炭产业链供应链的数据信息是不透明的。普通的快递下单后可以在手机上随时看到实时数据更新,但是煤炭行业基本上各自只能看到各自的一部分数据,全产业链的数据是看不到的。”赵晓丽认为,智慧物流就是要把全产业链的数据信息打通,从煤矿端一直到电厂,通过智能装备和智能技术衔接各个关键节点。

智慧物流不仅为集运站节约人力成本,也为货运调度提供便利,最终直接惠及大货司机群体。

在华电内蒙古能源有限公司包头发电分公司的煤炭堆场,澎湃新闻记者看到,来自鄂尔多斯煤矿的货车将装满煤的集装箱卸下后,一个个空的集装箱又被吊运上车,准备返程。一辆货车的装卸过程仅需15分钟。

据华电包头发电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过去,普通的拉煤重卡车到电厂门口平均等待时间是5到6个小时,现在通过“甩箱运输”实现集装箱翻卸,卸一辆车只需要15分钟运输过程中不会扬尘,也没有散煤。

鄂尔多斯鑫和集团党委书记李奎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鑫和集团正在尝试将其煤炭运输与G7的数字货运全链条服务全面融合,实现采购、销售、园区调度、运输、结算等多个环节上的数字化管理。

“在固有的运输体系里,司机到矿上拉煤要排队;我们调度汽车,也不知道煤矿现在有没有煤可拉,要靠打电话、问熟人,效率非常低。”李奎说。

李奎介绍,目前,通过互联网数字平台调取煤矿的排队信息,就可以实现系统派发运单。司机接单的数量、正在运输的数量、还有运达的数量等等都会自动回传到系统里,后台可以随时监控到汽车运输的所有情况。“司机以前可能一天拉一趟,现在的话一天就能拉三趟。”李奎说。

李奎表示,数字物流系统还实现了煤矿磅房无人值守,给货车司机提供了便利。“司机在线接单在线结算,不会被吃拿卡要。过去,煤矿泵房里有人值守,司机要停车、下车,与泵房核对记录这车煤的数据,现在,司机拉煤连下车都不用了。”

鄂尔多斯当地的一位煤炭物流公司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在煤炭领域,一台货车一个月的运行里程很难超过15,000公里,原因是大货司机把大量的时间都消耗在了排队上。

根据G7的测算,大型快递快运企业的车辆月均行驶里程可以达到30000公里。

“效率低,最终造成单位成本增加。司机们的一大痛点就是效率问题,大宗商品的物流司机在某一个厂矿的门口在车上住两三天,这都是很正常的。通过G7提供的数据,我们可以测算好司机几点进电厂、几点进码头,尽可能替司机把时间管控在更合理范围内。”该物流公司负责人说。

澎湃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多个重点产煤省份的“十四五”规划纲要中都提到了优化煤炭物流运输的目标举措,其中,“智慧物流”概念被多次提及。

内蒙古提出,要以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和智慧能源基础设施为重点,加快推进数字技术与能源、交通深度融合;要加快培育第三方物流企业,大力发展多式联运、甩挂运输、网络货运等特色物流,建设或改造一批智能化仓储物流示范基地,调整运输结构,持续推进大宗货物“公转铁”。

甘肃提出,要加快建设新型基础设施,大力发展智慧交通、智慧物流;加强煤炭产供储配销体系建设,推进“北煤南运”、“蒙煤内运”通道建设。

云南提出,要加快现代综合物流体系建设,合理布局物流枢纽,加快布局境外物流市场,构建“通道+枢纽+网络+平台”的现代物流运行体系,促进形成全省多式联运物流网,把云南建设成为区域性国际货运枢纽、把昆明建设成为区域性国际航空货运枢纽。加强智慧物流平台基础设施建设。

不久前,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2020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中提出,未来将发挥5G、大数据、信息化和智能化技术优势,加快发展煤炭现代物流和智慧物流,推动现代化煤炭交易市场体系的建设。

(图文采编自澎湃新闻)

继续阅读

G7与珠海移动、珠海振业战略签约,破解混凝土余料监控“卡脖子”难题

“数据+场景”打造产业新模式,土默特右旗携手G7共建大宗物流智慧大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