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微不足道开始改变世界

老翟

上世纪 90 年代,有两件事情让我着迷,互联网和物流。

互联网是那个时代最酷的东西,刚刚传入国内。网费很贵,我经常跑去中科院高能所蹭网,隐约感觉这东西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我第一次创业时,申请注册公司,取名北京英泰奈特科技发展中心。居然被批准了,可能审核的人也不知道英泰奈特就是 Internet。

物流则展示了当时社会的传统一面。我们一边享受比特时代的网上冲浪,一边用山顶洞人的方式运送货物。改革开放后的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科技日新月异,大哥大、Windows、自动化生产线、港台流行歌曲都已经有了,但物流方式依然十分原始。今天我们对于点对点的送货上门、当日抵达的便捷服务习以为常,当时可没这回事。如果外地亲戚寄了一箱进口红酒给住在北京的你,你需要自行前往远离市区的货场,从杂乱无章、满是尘土、阳光暴晒的角落,努力翻出那箱酒,再自己扛回家。运气够好的话它还没变质。

这些现象应该被改变。喊口号改变不了现实,靠玩命促增长不是好汉,我希望能靠技术,把“血汗物流”变成“智慧物流”。最酷的互联网与最传统的物流之间,一定会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

市场经济离不开商品,而商品离不开制造、消费和流通三驾马车。作为现代经济的重要基础服务,物流在中国已经形成了巨大的产业。在过去 10 年中国电商的飞速发展带动下,中国涌现了一批杰出的快递公司,快递的货运规模已超全球其它国家总和,并且效率世界领先。但快递只是广义物流世界的一个角落,物流不仅发生在专业的物流公司,更发生在包括煤炭、化工、水泥、大宗、食品、汽车等诸多领域,渗透到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在广义物流中的大部分领域,我们的综合水平依然惨淡:在每年 GDP 高速增长、中国成为世界制造大国的背后,是许多卡车的长期超载、是无数司机的疲劳驾驶、是商品装卸的暴力操作、整个物流过程的管理粗放和效率低下。

物流水平的高低看似和普通人距离遥远,但实际上它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你昨天买的衣服,今天喝的可乐,后天付的房租,账单数字里都有相当一部分是间接支付给物流产业的。中国物流成本占商品成本 30% 以上,而发达国家一般为 10-15%。如果物流的效率能再改善 10%,我们就能帮助全国老百姓在消费时平均节约 3%,每年省下一万亿,用到更重要、更美好的事物上。如果能用技术管控货车超载、减少碰撞事故,我们就能更好的保护货物、车辆和公路,挽救成千上万的司机生命和他们背后的家庭。

这就是 G7 存在的意义。我们希望用物联网科技创造出更好的生产力工具,和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改善各个行业的物资运输过程,成为社会经济活动的“润滑油”。

在 G7 的一路上,我遇到了抱负远大的 Sherry、Julian、杰龙,以及来自各个领域的杰出伙伴。虽然大家的背景、经验甚至观念各有不同,但我们在彼此坦诚、大局为重和自我突破上是一致的。这让团队凝聚在一起,让 G7 一步步变成今天的样子。G7 的第一个产品只是在 PC 机上展示卡车的位置和里程,看起来微不足道。但今天我们已经连接了上百万台卡车,成了全世界卡车连接最多的物联网平台。我们每一次的创新和突破,最初看起来都微不足道。这些微不足道不断积累,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改变。每一位初次走进 G7 办公室的人,都会在那块大屏幕上看到这种改变。

我们需要你的加入。我们一起去创造更大的改变。

老翟

2019 年 11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