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与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
搜索

穿越“无人区”:G7老翟的坦诚、极限和格局

2019.06.28 伙伴大会

转自:每日经济新闻


G7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翟学魂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专访视频

结束一天高强度的演讲、会客,下午 5 点,最后走进媒体采访间的老翟,依然神采奕奕。镜头前,他甚至有些调皮地转着眼珠,咧嘴一笑,岁月印记的褶子里都透着一股子欢乐。


这一天,6 月 25 日,坐标北京望京。一场覆盖金融、能源、保险、装备等众多风口行业,汇集普洛斯、中银、中铝、丸红、菜鸟、中石化、泰康、道达尔、WABCO、华能、福田、重汽、采埃孚、新奥等多家产业巨头的盛会在这里刚刚落幕。

“新连接新动能”G7 伙伴大会 2019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若不是现场标识明确,很难有人想见,这场巨头云集的千人盛会背后,只是一家创业公司的伙伴大会。而这也正是老翟一手创办的物联网科技公司 G7 的高光时刻。

“都是好朋友。”采访间里,谈及当天外界眼中的“高朋满座”,翟学魂笑意满怀地接受记者独家专访如是形容。也正如老翟所说,他在这行业 20 年了,很多人都认识很久了。

不过,他所创办的 G7 公司,今年只是成立的第 8 个年头。这家以京新高速公路命名的公司,在去年 12 月刚刚宣告了一笔 3.2 亿美元融资、创全球物联网领域融资金额纪录。也正是这笔融资,将 G7 更多地从幕后推到了外界的聚光灯下。

而最新引发外界高度关注的是,伙伴大会现场,翟学魂透露,8 年时间,G7 已经把物流行业生产要素的 96%都数字化了。而当运输的生产力要素 95%以上实现物联网化,产业链各方面都将重新思考自身的边界。也正因如此,伴随 5G 等新技术的到来,2019 将成为物联网催化产业链变化的转折点。


两个数据、三个故事 G7 穿越“无人区”

G7,原本是一条北京到乌鲁木齐的京新高速公路,却成了一家物联网公司的名字。翟学魂曾自己开车,用了三天跑完全程。在他看来,为物流提供基础服务的 G7,正如一条信息高速公路,帮助客户降本增效。

而“进疆”的过程中,既有风光无限,亦充满着危险与挑战,包括要穿越很多的“无人区”。

从一家为物流公司提供 SaaS 服务的企业,到如今发展成为基于物联网技术平台向大型物流企业和车队提供车队综合管理与服务解决方案的公司,G7 服务的客户已超过 6 万家,成为全球最大的车队综合管理服务平台之一。但用翟学魂的话来说,目前公司所处的阶段或许才“刚刚开出内蒙”。

翟学魂在“新连接新动能”G7 伙伴大会 2019 上演讲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即便如此,翟学魂在当天伙伴大会现场公布的两个数据依然震撼。

其中一个数据在于:截至当天 6 月 25 日 9 点 53 分,G7 即时更新的连接车辆数已超过 112 万台。翟学魂坦言,虽然这个数量不是很大,因为中国还有 1000 多万台卡车,但是 112 万台卡车连在一个平台上,而且是独立的第三方平台,这就算全世界规模领先的物联网公司。

另一个数据则是,同样截至 6 月 25 日,G7 平台上的运费、加油票的结算,当月已经累积到 15 亿元,而 15 亿是 G7 今年才开始的一项结算业务。

翟学魂坦言,没做过的事都是“无人区”,他特别提到在伙伴大会上说到的 G7 的三个故事,都是全世界范围内最先做的,这都可以叫无人区。

老翟说的三个故事,在业界确实引发巨震。

第一个故事,过去一年里,G7 是全世界首个把物联网算法和服务与保险公司的保险整合在一起的公司,把追尾导致人死亡的数量降低到原来的六分之一,保险公司的赔付率也从 80%多降到 40%。也正因如此,翟学魂认为,物联网不仅仅可以改变物流的安全,而且可以击穿整个保险理赔的成本结构。

第二个故事,G7 第一次用物联网重新设计了物流装备体系,即用图像识别技术把车厢内的状况变成了 3D 影像。这也是全世界首次工业化的做到这件事情。京东、顺丰等大型企业都已经在使用该产品来武装自己的物流运营体系。

翟学魂在“新连接新动能”G7 伙伴大会 2019 上演讲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谈及第三个故事,被老翟形容“看起来是最简单的,但是吸引客户最热烈的,基本上每个月 100%的增长”,那就是让每一个加油枪跟 G7 连在一起,司机在任何地方加油,扫码就能支付,实现加油站与车队老板银行账户的直接结算。G7 也因此成为全世界首个把物联网与支付联系在一起的公司。也正是这项今年才开始的业务目前已经累计到 15 亿元的结算数据,“15 亿是今年才开始的业务,会是越来越膨胀的一个业务。”老翟如是说。不仅大幅降低了车队的用油成本和结算难度,还推动了能源行业的网络大整合。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老翟同时坦言,“穿越无人区”因为找不到可以对标的对象,不能 100%确定这个事情。但是,在判断一个业务是否值得做时有两个原则,第一个,物联网能不能变成一个生产力,在我们这个领域,如果能,我们就坚持做;第二,当你和合作伙伴一起向前走,如果其他人没有那么确定,而你是创造这个技术的人,那你就要首先走出这一步。

“我觉得这是我们越过无人区的方法,你得愿意承担这个风险。所以我们企业文化中有‘极限’这个词,并一直在突破极限。”


从平台到生态:G7 产业链朋友圈

当运输的生产力要素 95%以上实现物联网化,产业链各方面都将重新思考自身的边界,而 G7 在突破自身边界的同时,似乎也形成了自己的生态。

在此次伙伴大会上,除了 G7 自身发展变化之外,同时最受关注的是,G7 宣布与日本丸红株式会社合资成立“天津吉红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专注冷链车队资产服务。官方信息显示,丸红旗下的子公司 PLM 是目前美国最大的、专注冷链挂车的车队管理运营商。

除此之外,G7 还与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达成战略合作。G7 将用物联网技术收集物流企业全业务流程数据,建立授信风控准入模型。未来,双方将共同努力,把物流企业的借款成本从现在的超过 20%降低到 10%以内,助力中小物流企业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据钟鼎创投合伙人汤涛回忆,几年前他为 G7 做尽调时,30 分钟就可以看完 G7 的客户,“一只手可以数得明白”,到今天突然发现“坐了一大屋子的人”,时间过得很快。

从默默无闻服务 B 端的公司到广交朋友,G7 的朋友圈已遍及物流产业链上下游。从到场嘉宾覆盖金融、能源、保险、装备等众多风口行业,就能略窥一二。

此外,2018 年,G7 与普洛斯、蔚来资本共同出资创建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嬴彻科技,同时还和普洛斯合作组建智能资产管理公司。

翟学魂指出,过去物流公司做的是数字化、物联网,更多是在自己体系里面的效率提升,如果再往前走,其实更多的机会是体现在平台合作之间,即物联网正在走向“物联网+”的时代,“物联网+”将成为产业互联网发展的大趋势。

翟学魂表示,在发展合作伙伴的过程中,更重要的是 G7 对合作伙伴的认知有变化。

“最初我们只认识一些物流公司,一开始是认识大的物流公司,后来我们认识到小的物流公司有什么样的痛点和需求,再后来我们认识到保险公司有什么痛点和需求,其实我们公司发展的每一步都是因为我们先去认识到我们合作伙伴需要什么,然后选择和他们一起向前走。”翟学魂告诉记者,尽管老翟在物流圈内以靠谱著称、是出了名的“好人缘”,但“坦诚”是他认为最重要的和伙伴交流的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平台协同”、“产业互联”成为 G7 管理团队反复重复的关键词。

翟学魂表示,一个做产业互联网的公司会随时看见这个产业里头已经存在很久的优秀份子,重要的事情是,在这些所有优秀的公司里头,持续不断地跟他们找到连接的共识,使他们中最愿意变化的人首先变化,这样就可以让产业的整个数字化、连接以及生产力的水平有一个大幅度的提高。


万物互联点燃黄金时代

G7 快速发展的背后,亦是中国物流领域急速发展的八年。经历了前期跑马圈地和快速发展之后,物流这个传统又接地气的行业开始急于撕掉劳动密集、科技含量低的标签,当智慧物联浪潮汹涌而至,整个产业正在发生深刻地变化。

在今年 5 月最新发布的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名单中,包括 G7 在内,以及菜鸟网络、满帮、货拉拉、驹马物流等平台型物流公司占据了入围榜单物流公司的一大半。如果说电商的繁荣带动了中国快递公司发展的黄金发展十年,那么在新兴产业互联网的背景下,平台型物流公司则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我们从 8 年前一点点开始创造的时候就把每个环节全部物联网化了,现在已经到了穿在一起变成全链条平台的时候。再加上 5G 和新技术的到来,我们认为已经到了一个爆发的转折点。”在此背景下,谈及未来发展,翟学魂如是说。

正如汤涛所言,这么多年来,G7 见证了中国物流从原始状态,到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的发展历程。

而翟学魂作为中国最早从事物流数据化的开拓者之一,十多年来一直专注于物流行业的数据化、互联网化,已经是中国物流行业公认的实干家,对行业有着深刻的洞见和预判。

翟学魂表示,一方面,未来,平台和平台的协作会创造新的价值,不同平台之间的协作,是创造更高水平的推动力。他认为,未来谁连接地更快、更彻底、更开放,就会更早进入新的赛道。

而机遇,主要在两个方面。

首先,物流行业已经从管理红利向技术红利转化。管理红利就是原来顺丰、德邦等公司做得非常大,因为他们有能力管理成千上万的快递员和配送中心,用信息化辅助管理的手段建立了全国性的一个网络,这是过去十年物流发展的主旋律,所以上个阶段是用信息化管人,来建立全国性的信息网络。

翟学魂在“新连接新动能”G7 伙伴大会 2019 上演讲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下一阶段,像自动驾驶、智能化装备,包括装备和能源网络的高度整合,我觉得是技术创造了新的生产力平台来提升整个物流行业的效率,是技术驱动的一个阶段。”翟学魂如是说。

在他看来,技术创造了新的生产力平台来提升整个物流行业的效率。此外,物联网有一个溢出效应,就是当物联网提升物流效率的同时也点燃了装备产业链的发展和智能化的黄金时代。

“十年前苹果开始做智能手机,不是苹果一个公司成功,也不是消费者成功,而是每个做摄像头的公司非常成功。因为过去早期摄像头都是一点点的分辨率,现在手机摄像头不比专业设备差,因为智能手机行业把屏幕、摄像头、电池所有产业都带动起来了,变成了一个新的繁荣的产业链。”翟学魂对记者进一步举例。

最后,谈及 G7 未来,作为一家持续布局 AI+IA(人工智能+智能装备)战略的物联网科技公司,接下来几年的战略布局重点在哪?又是否可以将 G7 定义为物流行业连接一切的综合型超级市场?

对此,翟学魂认为,G7 的未来只看两件事:怎么用技术把物联网变成生产力,以及怎么连接合作伙伴使大家一起成就未来。

在他看来,G7 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万物互联”,而互联本身不代表什么,只有把互联变成生产力,才能改变产业的生产效率。同时,又不能变成独自的生产力,因为以后的生产力就是连接的生产力,所以要去主动做连接、一定得抱着成就大家伙的心,自己才有可能成就,这是 G7 的文化,也是为什么一定要有格局。

至于是不是交易市场,这不是重点。

预约产品演示

感谢您对G7的关注,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性别
手机
公司名称
如果您有其他想了解的信息或者疑问,欢迎给我们留言(选填)
谢谢

感谢您对G7的关注,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