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与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
搜索

G7首席体验官:我看到了连接180万辆卡车的力量

2020.11.23 企业新闻

喜欢车、喜欢到处跑,这是大多数卡车司机进入物流这个行当的契机。殊不知,这份看似“自由”的职业,实际上也是中国危险程度最高的职业之一。

卡车安全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根据 G7 大数据平台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物流产业每百公里事故数为 3.7 起左右,而这个数字在物流产业发达的美国则为 0.1。同时,行业专家表示,中国卡车司机死亡率常年在 1‰左右。

这组数字反映着行业管理的粗放。无论是从安全管理的角度来看,还是从提高经营效率的角度来看,那些奔跑在物流一线的卡车司机,都需要更坚实的保障。

11 月 20 日,G7 总部来了两位“首席体验官”。他们是两位卡车司机,在这里,他们看到,那些日常运营中的科技产品,不是冷冰冰的,产品的背后是一个个接地气的“手艺人”在为卡车的安全、效率保驾护航;在这里,他们理解到,卡车司机们并不是一个人在路上跑。

做对结果负责的技术

从 G7 数字大屏上可以看到,平台连接的车辆数,已经达到 180 万辆的级别。G7 依托物联网技术,通过硬件、软件、算法、数据、服务、运营等整合的能力,致力于提升物流的效率和安全。G7 的第一个十年,先后找到 7 万家客户,把这样的事情做了 7 万次。

从一个 GPS 开始,G7 从各个维度给车辆装上 IoT 传感器,几乎可以把一辆卡车武装到“牙齿”。也因此,货车可以从轨迹、载重、量方、温控、胎压等多个维度“说话”,有了自己的运营数据,才能为安全与效率提供足够的抓手。

但技术的作用绝不仅仅是记录,而是改变。

我们现在看到 G7 平台上的 180 万辆卡车,其增速的转折点发生在 2018 年。根据其相关负责人透露,这一年 G7 的增长突然变快了, 2018 、2019 两年的数据增量超过过去 8 年的总和。

而推进这一增速的动力在于,G7 在 2018 年定了一个战略:所有的服务要面向结果,而且是最终结果。这一战略极大地加速了 G7 技术的迭代。

这之后,在 G7 创始人兼 CEO 翟学魂每次演讲结束时,都会放一张照片——工程师光着膀子坐在车厢、车架底下,看数据,调算法。他称 G7 的 500 多名技术人员为“手艺人”:这些技术人员“走在民间,沉在一线”,从实际运营中找场景,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想东西。

所以在 G7 安全中心,两位卡车司机才能看到摄像头记录中,G7 安全管家干预下,将时速 60km/小时驾驶环境中的打瞌睡的司机唤醒,避免了一起可能因疲劳驾驶造成的车辆事故。这个过程中,传感器记录下,技术能够寻找到“因”,并做出改变“果”的干预,这是对结果负责的技术。

同时,根据卡车司机高文庆回忆,有一年他和妻子(庆嫂)二人在曲靖服务区休息的时候,上个厕所的功夫,就遇见了偷油贼。庆嫂发现后大叫“有人偷油”,结果偷油贼拿着扳手在服务区追着庆嫂打。对于货车司机而言,类似这样子的资产安全、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刻有很多。

几乎每个货车司机都有面临偷油贼的恐惧,卡车司机姜旭表示:“在外出车休息的时候,因为怕丢油,基本没有睡过踏实觉。”

因此,G7 推出的智能油箱盖,货车司机更愿意称之为“防盗油箱盖”:该油箱盖可以为司机实时监控油量的增减情况,在不方便下车的情况下,手机 APP 上也可以报警。

在翟学魂看来:“这种对结果负责的战略,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在产业里面做技术服务最合适的一种方式。我们直接对客户的结果负责,这样第一天犯错误,第二天我们能知道,第三天就可以改进。”


改变司机工作方式

在 G7 总部园区里,卡车司机高文庆看到一辆自动行驶的电单车时感叹到,什么时候大卡车也能自己跑就好了,坐在炕头上,看着手机就把车开走了。

事实上,在智能驾驶领域 G7 也已做了布局。

先不算经济账。智能驾驶,首先带来的是对货车司机工作环境的改变。此前,在 G7 科技安全日发布会上,翟学魂举了一个自身的例子:作为一个 20 多年驾龄的老司机,过去 20 多年里,从来没有哪一年能像过去一年那样,一次剐蹭都没有发生过,背后原因是他换了一辆具备自动驾驶功能的车。车可以向司机发出提醒,甚至可以“踩”刹车。

从这个角度来看,智能驾驶技术的普及,某种程度上是对整个货车司机从业环境安全系数的一个改善。

另外,资产本身具备“说话”的能力,从配载、线路规划、安全性等方面改变原来的经验主义,并能一定程度上降低从业者的工作强度。在这一基础上,G7 进一步提出资产服务化的概念,为物流降本。

近日的 G7 数字货舱科技日上,G7 数字货舱的一些代表客户表示,数字货舱帮助其实现车辆装载率达到 80%以上,单车每公里成本得到了 2-3 毛钱的优化。据 G7 智能装备相关负责人透露,通过经营性租赁的模式,G7 已经交付超 7500 台数字货舱。

同时,由 G7 投资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嬴彻科技,也通过“技术+运营”的核心模式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仅在今年就已经分别完成两轮上亿美元级别的融资。

回首 G7 创业的第一个十年,翟学魂总结道:“过去这十年里,G7 没干别的,就是坚持物联网改变物流安全和效率这一个方向,集结了一众有格局的朋友圈,不断地把一开始看起来不可靠而且有点贵的技术,逐渐变成一个有价值的结果。”

“我们就把所有的服务变成闭环服务。搞安全,我们就搞安全管家+保险;搞装备,我们就搞装备服务,就把那台车跟厂商、金融整合在一起;最后跟客户说,这个服务,你看是不是比你原来的效率高、成本低;如果不是,你就别用。”翟学魂这种肯定的语气背后,是技术能力的支撑。

正如卡车司机姜旭所感叹的那样:“卡车人不是一个人在路上跑,有这么多人用科技在保护着我们的安全。”

预约产品演示

感谢您对G7的关注,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性别
手机
公司名称
如果您有其他想了解的信息或者疑问,欢迎给我们留言(选填)
谢谢

感谢您对G7的关注,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