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与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
搜索

物流人的愿望很简单:安全,高效,挣到钱

2022.03.28 企业新闻

如今,我们早已经习惯了在线上购买各种商品。门铃一响,快递小哥会带着一大堆快递出现在眼前。超市里,反季节的蔬菜,各地的水果一应俱全。在有记载的人类历史中,货物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迅速流通着。昨天的荔枝还长在树上,今天就能吃到嘴里,这速度杨贵妃也望尘莫及。

荔枝当然不是长出了翅膀,而是开启了全程控温的“旅行”。货物运输过程在收货人的手机端变成了清晰的、可视化的步骤,这便是数字化最直观的一个应用场景。这其中,真正支撑物流高速、系统运转的是国内70万家货运经营者。他们是一家家管理货物运输的企业,没有他们,我们需要的一切都无从谈起——不要说快递,我们连青菜都吃不上。

然而物流发展到今天,摆在货运经营者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充满经验之谈的老路,足够熟悉,却无法摆脱低效率和高成本;一条是充满未知和挑战的新路,完全陌生,需要转变观念,花大量的时间学习,但能实现降本增效,更适于新时代的发展。倘若你是货运经营者,会作何选择?


找到适合自己的“物流合伙人”

上世纪90年代,南方经济开始高速发展,货运市场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江西的年轻人纷纷考取了驾照,开上了大货车。“马达一响,黄金万两”的俏皮话,映射着当时收入不菲的货运行业。也是这个时候,江西丰城的徐明海兄弟三人也去考取了驾照,准备施展拳脚,拉回自己的“万两黄金”。

徐明海在跑车的时候算了一笔账,开公司比自己拉货更赚钱。于是1998年,徐明海南下创业,在广东成立了大可龙物流有限公司。回忆当年的徐明海说,那可真是物流的“黄金时代”。

不过,彼时的“黄金时代”亦是发展的“野蛮时期”。说“黄金时代”,是因为大批生产企业有物流需求,市场上车却很少,供需极度不平衡,只要司机勤快,不愁没生意。说“野蛮时代”,是因为骗子横行,防不胜防。早期的物流公司一般采取“三方”的方式,或者叫做“合同物流”。然而,当车辆一发出,就再也无法监管,几万元一车的服装,上百万一车的建材,骗子拉走直接变现,坑惨了货主和物流承运方。

徐明海的大可龙从众多物流公司中脱颖而出,靠的是他跑货车的老乡们。他委托的司机都知根知底,诚信可靠,因此攒下了第一批老客户,生意也越做越红火。那时,大可龙每年的净利润都可达一两百万。挣了钱的徐明海一家人很是满足。

徐明海在公司(上图);徐明海在车场(下图)

但是,家庭作坊式的管理并不能称之为合格的企业管理,风控意识也相对较低。2014年,一次车毁人亡的重大事故让徐明海赔了四百多万,一夜回到解放前。血的教训让他改变了经营想法,“一定要找到一个能建立现代企业管理规范的合伙人”。

2016年,四十多岁的徐明海找到了三十多岁的柯茂果和莫凤敏。他们深知徐明海的为人,欣然接受了邀请,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加入了大可龙。

柯茂果的到来,最终促成了大可龙由家族化向职业化的转型。

如果说徐明海选择的第一个物流合伙人是柯茂果和莫凤敏,那么他的第二个合伙人,就是柯茂果和莫凤敏带来的数字化发展理念。

如今的物流行业,运价透明,养车成本飞涨,盈利空间被压缩到极致,“降本增效”就成为了货运经营者的第一要务。柯茂果开始发展信息系统,每年都做充足的市场研究,以便对未来有更准确的判断,打造持续竞争力。这是徐明海曾经想不到也做不到的。柯茂果说:“物流是很讲究规模效应的。对于大可龙来说,保持规模,不急于扩张,提高内部的能效和组织效率非常重要。比如财务报销流程能不能更简单一点?”当财务系统实现了数字化管理的时候,无论是司机还是出纳“都不用那么辛苦,剩下的精力和时间,都可以投入到服务客户、开发客户的事情上来”。

大可龙物流的停车场(上图);大可龙的每一辆车里都安装了数字化装置,行车安全多了一份保障(下图)

另一件重要的事,是利用数字化手段降低运输风险。今年大可龙在车辆上全面安装了安全管理系统,一旦发现驾驶员疲劳,算法会触发车内设备报警,远程运营人员会在第一时间进行人工干预,为司机提供了多一重安全保障。

“变化真的太快了。过去我们可能会做五年规划,两年回顾。现在一年就要回顾。机会的时间窗口也变得越来越短。”柯茂果感慨道,“对于物流行业来讲,数字化是不可阻挡的。数字化是一个产生十倍速变量的机会,这些改变很具体,看得见也摸得着。未来,物流设备智能化的水平会越来越高,会加速整个物流行业的变革。”

从不认输的徐明海回望自己二十年的创业路,并没有觉得疲惫、懈怠。公司的规模大了,他肩上的担子也更重了,使命感也变强了。他拉着柯茂果和他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想用实力说话,突破今天的物流“红海”,做一家百年物流企业。“真的要做百年企业吗?”瘦瘦的徐明海笃定地回答:“对。”


货运逆行者的“定心丸”

十辆货车,十名司机,一刻不停歇,24小时轮轴转。他们的驾驶室贴着封条,吃喝拉撒全在车里,渴了喝一口水,饿了啃口面包,车上装载着的全部是生活必备品。这是2021年1月,河北宝信集团物流业务部同事们的真实经历。疫情期间,他们每天往返于邢台市隆尧县的276个乡村和138个社区之间,运送着200吨物资,保障了隆尧地区封闭时期60万人的生活。当司机疲惫不堪的时候,宝信集团物流综合业务部经理崔楠就钻进驾驶室,和同事们一起送货。“那段时间,集团的人都特别辛苦。物资调配其实难度非常大,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配送这么多的物资,是件不容易的事。”崔楠说,“不过,回想起来我特别自豪,我们也是最美逆行者。”

最令崔楠骄傲的,就是他们完成了这件“不容易的事”。不仅快速完成了准备和运输工作,他和他的团队还以数字化的精准调配,做到了物资“次日达”——居家隔离的人们头一天下好了订单,物资第二天就会出现在社区门口。说到这,崔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骄傲,他说:“除了我们,谁也做不到,这可不是吹牛。”

宝信集团在疫情期间为隆尧县60万人提供了生活物资保障

不过,这不是宝信第一次成为疫情期间的“逆行者”。在2020年疫情初期,宝信集团计划驰援武汉,苦于情况尚不明朗,许多司机不愿前往。于是崔楠通过G7数字化物流管理平台下单,最终联系到一名自愿前往武汉的司机,带去了集团给志愿者提供的各类援助品。

而在邢台本地,宝信集团还在疫情阶段完成了订单采购、仓储运输等任务,为公安系统、卫生系统运送物资,承担了企业社会责任。由于集团内部出色的数字化管理,并通过与G7物联合作,在整个疫情期间,宝信集团业务端实现了外阜远程调车调货,照常装车发货等一系列操作。

其实,2019年宝信就致力于成为河北人民手机上的“菜篮子”。为此,宝信集团建立了自己的生鲜电商综合服务平台“宝鲜网”,完全采用数字化管理,源头直采,减少农产品供应环节,打造了农产品供应链。并通过层层质检,让农产品更高效、更安全地流转到餐桌之上。

也正是因为宝信集团上链农户农场,下链市民餐桌,有充足的库存和数字化调配能力,当疫情爆发的时候,宝信集团才能以10个人10台车保障整个隆尧地区的物资供应。而数字化的场景还包括在线结算、司机可视化、冷链车温控、车辆配载、仓储管理、运输管理和农产品溯源。崔楠说:“数字化组成了我们的物联网,也完成了供应链的转型。”数字化成为了宝信的一颗“定心丸”。

宝信集团的冷链车早已实现了全数字化管理

数字化、标准化的管理确实给宝信集团带来了明显的变化。在数字化的加持下,宝信的业务量在逐渐增加,业务的范围也在扩大。在去年订单量激增的“双十一”,宝信通过与驿站合作,打通系统,共享数据,实现了快递统一、高效的管理。在快运业务上,宝信集团通过资源整合,顺利在山西、内蒙、唐山、天津等地开展了煤炭、焦炭业务。数字化也成为宝信品牌化经营的重要一步。

如今,隆尧人李建卫一手建立起的宝信集团,已经发展成为河北5A级物流企业,冷链物流全国五十强,河北省物资保障单位。今天,宝信集团在数字化变革的道路上飞驰,集团的初衷亦从未改变:实现降本增效,并依托数字化管理供应链更好地链接城乡。


煤炭物流行业的数字化典型

“我们这有句玩笑话,你要是恨谁,就给谁送一列子车!”内蒙人姬志福面对镜头笑呵呵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姬志福创业已经五年了,他有着自己的梦想:建立数字化煤矿。姬志福有着丰富的行业经验,也了解大宗货运的痛点,他认为,就煤炭行业的产业背景来看,数字化是最好的发展形式。“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了解这个行业,也感受到一些环节的落后。”姬志福说,“煤炭行业,交易简单,交付难。所以交付能力才是数字煤矿的核心竞争力。”

内蒙古煤问题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姬志福

姬志福觉得对于货运经营者来说,数字化的变革最重要的是转变心态。他说:“要从过去对待司机的管理者心态,转变为为司机提供服务的服务者心态。让司机成为平台的忠实用户。同时为经营者奠定一个以‘数字甩箱’业务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姬志福眼里的数字化变革,既改变了传统行业的经营模式,也改变了货运经营者与司机的关系。这个转变之下,他不运营“司机”,也不运营“车辆”,而是去建设一个生态系统,为人们提供数据服务。

“数字甩箱”简而言之,是在运输的上游煤矿和下游电厂都建立起数字化场站,车辆入场、装配、载重的情况全部采用数字化监管。货物提前用集装箱装载好,司机到达上游场站,拉上集装箱便可前往下游场站,卸下集装箱就可以返回,循环装卸,无需等待。仅煤矿对接发电厂一项,一辆货车单月行驶里程就可从5000公里提升到2.5万公里。这样不仅大大增加了往返频率,并且防止超载,做到煤炭不裸露,达到各地环保、减碳的要求。双方还可以通过实时的电子盘库,对库存一目了然。“这大大提高整体运行效率,实现了全链路贯通。通过‘数字甩箱’,把所有可描述的信息流都聚集到箱子上,煤炭也能走上标准的运行模式。”姬志福说。

运煤场景(上图);数字甩箱(下图)

为了研发数字产品,G7的研发人员何高在姬志福的公司里一蹲就是大半年,以便了解、观察煤炭业务的特有场景,发现行业痛点,收集数据,同时和姬志福的公司打通了调度和车货平台,进行了数据匹配。何高说“智慧场站”和“数字甩箱”是他的两个“儿子”,他希望他的产品能够同时服务于司机和货运经营者,既能为姬志福建立数字煤矿打下扎实的基础,也可以在未来延伸到钢铁、水泥、化工等行业,造福更多的从业者和经营者。

姬志福“数字煤矿”的理想还有很多,比如从智能装备再到轻量化设备,沿着新能源、双减和碳中和的路径,建立起真正零碳的智慧物流园区。姬志福说:“煤矿是看似粗犷的一个行业,但是打通细节极有难度。所以G7团队无论是响应速度、业务能力还是开放程度,我都特别欣赏。”一度姬志福100%的业务都用G7在线结算。原因很简单,便利、减负、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数据核对的人力成本,大大提升效能。

姬志福选择与G7合作,正是因为看到了G7所拥有的强大数据能力和良好的行业经验展示。当然,最重要的是理念一拍即合,“我和G7在复杂大宗商品领域的发展(观念)上,已经达成了共识。”姬志福笑眯眯地说道。


前路有光

环顾我们如今的生活,货币数字化,消费数字化,生活的各方面似乎都在努力完成数字化。和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物流行业又怎么会置身事外?

接下来这几年,或许是物流行业快速数字化的过程。

G7已经在数字物流领域深耕十余年。十几年前的物流还是一片蓝海,许多货运经营者对未来尚未有清晰的认识。从某种程度上说,G7承担了物流行业早期的数字化普及工作,是物流界的数字化先行者和铺路人。十几年后的今天,物流迎来了大发展时代,路上跑着的700多万台重型卡车早已实现了GPS全量覆盖。需求决定市场,G7正通过十多年的行业积累,努力在各种物流创新场景中去实现真正的物联网化。

在安全方面,数字化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中国每年约有两万个货运司机死于交通事故。G7安全管家每天通过算法及时干预,提示高危,唤醒深度疲劳的司机就有700多个。G7的一个客户去年在1200多台冷链车上都使用了数字安全管家,年底数据显示,公司全年事故率下降了50%。保障司机安全的同时,也为企业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G7公司里有一块大屏幕,显示着实时变化的物流数据。安全管家检测到司机在驾驶过程中出现情况,AI便会提示客服介入,开启人工干预

越来越多的货运经营者,都在寻求数字化的改变。G7正通过自己的努力,为这个古老、庞大、传统的产业注入新的活力。它努力将技术模块化,把货主、运力、安全管理、装备运营、能源消费等公路货运全链条在不同的场景下有机整合,为货运经营者提供一个数字化的管理平台,让货运成本更低的同时,变得更安全、更高效。

当下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在提高,需要更强有力的物流系统做保障。从这个角度上看,物流将永远是充满活力的朝阳产业。

千万物流人的愿望其实很简单,每天平平安安地回家,拥有更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获得合理的回报。更重要的是,让物流成为一份体面的、受人尊敬的工作。

预约产品演示

感谢您对G7的关注,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性别
手机
公司名称
如果您有其他想了解的信息或者疑问,欢迎给我们留言(选填)
谢谢

感谢您对G7的关注,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